荆慕瑶 SPACE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荆慕瑶拨备监管红线下调!“同质同类、一行一策”标志资产质量监管走向精细化-金泽磐石教育

荆慕瑶
导读
银监会日前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下称《通知》)。《通知》指出: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各级监管部门在上述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通知下发后,银监会拨备覆盖率及拨贷比的监管“红线”将整体下调。对于这次调整,业内声音大多一致认为,不仅可使银行利润提高、有助于银行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处置不良资产、缓解银行业绩压力,还体现了精细化监管、点对点管理的未来金融监管体系新趋势。
近期,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下称《通知》),拟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并将推行“一行一策”制。目前地方银监局已经收到上述通知。
《通知》的调整内容包括:
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
各级监管部门在上述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通知》解释称:
“同质同类”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原则上应制定相应类别机构的差异化实施细则并及时印发实施。
“一行一策”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按照本通知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根据早前的银监会《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管理办法》,正式引入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指标。贷款拨备率基本标准为2.5%,拨备覆盖率标准为150%,这两项中的较高者为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监管标准。这项管理办法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于2013年底达标,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则放宽期限至2018年底达标。
与之相比可以看到,此次《通知》下发后,银监会拨备覆盖率及拨贷比监管“红线”将整体下调。
事实上,从2016年上半年起,便有个别银行率先打破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的“红线”。例如,工商银行2016年上半年拨备覆盖率降至143.02%,贷款拨备率为2.21%。彼时,该行董事长易会满在业绩发布会上对于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低于银监会监管“红线”做出正面回应:“工商银行这种处理方式,也得到监管部门理解。”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拨备覆盖率及贷款拨备率监管“红线”整体下调后将释放大量银行利润。同样以工商银行为例,2017年上半年该行实现拨备前利润257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7%。在计提610亿元拨备后,实现净利润1537亿元,仅比上年同期增长2%。
金融监管研究院分析师刘诚燃解读认为,“同质同类”意味着,考虑到机构规模,比如跨省级区域经营、资产规模较大的城商行和地级市城商行就不具有同质性。而“一行一策”实际相当于每家银行都有一个专门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以体现出差异化监管。
此外,《通知》指出:
对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且实际拨备覆盖率低于150%或贷款拨备率低于2.5%的商业银行,各级监管部门应督促其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当年处置的不良贷款总额同比不得减少。
因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的利润不得用于发放奖金,不得增加分红,确保因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的利润留存在银行,保持银行损失吸收能力基本稳定。
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不能将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而节约的支出用于降低信贷成本率。
政策调整“四问”
这个调整有什么作用?
从概念上讲,贷款拨备率又称拨贷比,为贷款损失准备与各项贷款余额之比;拨备覆盖率可简称拨备率,为贷款损失准备与不良贷款余额之比。
在实际执行中,两项标准中的较高者为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监管标准。存在一种不良贷款率,保证两项指标恰好同时满足,即最少的“减值准备”可以同时满足2项基本标准,一般称之为“黄金不良贷款率”。
因此,对于此次监管按情况下调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可以达到调控贷款分类准确性、提高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银行可使用利润提高、提高资本充足率的目的。
回顾历史,媒体早在2016年初就报道“监管研究降低拨备覆盖率至120%”,但直到两年后的2018年2月28日银监会才发文,其时点值得深思。
当时媒体报道银行呼吁降低拨备覆盖率的原因是“资产质量不断恶化”,回顾不良率确实在2012-2016年不断上行,2016年三季度达到最高点1.76%,而2017年以来银行不良率下降至1.74%,上市银行不良率在2017年下降更为明显。
为何不良率开始下降之后,银监会才下调拨备率?市场的主流解读是因为“十九大”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而化解银行不良风险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内容,降低拨备率有助于银行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处置不良资产。
我们认为上述解释不无道理,但是我们认为,此次下调拨备率或许也与2017年开始的银行“表外回表”、资本金压力急剧上升有关。
表外资产回表的最大困难在于,进入银行资产负债表后,相当多的资产需要银行补充资本金,因此除不良外,增加了另一大块资本占用。下调拨备覆盖率有助于缓解银行资本占用,有助于银行表外资产顺利回表,这会降低“表外回表”的摩擦成本,有助于金融市场平稳过渡。
本次银监会调整的目的是什么?
第一,监管日趋灵活,银行利润有望提升。
我们很容易发现,银监会本次修改是下调,而不是上调,如果从监管力度进行分析,那么很容易得出相对的监管放松之意。
但其实,可能不能这么简单的理解,因为从2017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宏观经济指标,监管指标从孤立的绝对值,变成一个区间(或者用左右、附近等用语)
这种管理思路的变化,其实本身可能更体现着一种灵活性。
再有,从2017年郭树清上任银监会主席开始,其实银行系统的监管强度是前所未有的,政策出台的密集程度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这种高强度的监管态势之下,对于银行来说其实压力也是很大的,在这个背景下,适时的降低贷款拨备率、拨备覆盖率某种程度上可以对冲监管高压给银行带来的经营压力,尤其是利润增长压力。
但是要知道,释放出来的资金是不能拿出来做其他用途的,比如分红等等。
第二,不再“一刀切”,精细化监管。
此前其实就一直有呼声说,所有银行纳入同一个标准体系里面对于资产质量高的银行来说其实是不公平的。也就是所谓的“一刀切”。
如今把固定指标变为区间,某种程度上带有激励的机制。如果不良贷款处理得好,资产质量尽可能高,风险将可能降低,那么就可以享受更低的贷款拨备率、拨备覆盖率。尽管这部分释放出来的钱不能随便用,但起码从业绩上来说是能够体现的。
再有通过“同质同类”、“一行一策”这两个有针对性的监管概念,以及央行双支柱调控框架提出以来,越来越注重微观(个别企业和机构)层面的监管和宏观的结合都不难发现,精细化监管,点对点的管理将是未来我们监管体系的新趋势。
第三,逆周期调控,防患于未然。
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监管政策的变化,其实传统上都是逆周期的一种调控思路。本次银监会的目的,可能也有这种考虑。正如在经济好的时候,提高风险管理的标准,算是为了经济下行的时候留足空间的表现。
那么,2017年中国经济超预期,而2018年由于货币政策收紧,防范风险的重要性提高,所以,经济的表现可能会不如2017年,那么在开年的时候把空间释放出来,其实可以起到一定的对冲作用,也能够鞭策银行进一步解决不良贷款的问题。
为何此时降低拨备监管要求?
可以从三个层面理解银监会为何下调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
其一,标志着资产质量监管走向精细化。以往150%的拨备覆盖率监管红线,对于严格划分不良的银行来说过于苛刻,对于腾挪不良的银行来说约束效果打折。现在根据银行的贷款分类准确性等“因行施策”,监管更有针对性,也会鼓励银行真实反映资产质量,加大不良暴露和处置力度,在监管指标层面为银行适当“松绑”。同时,也是对前期部分银行跌破150%监管红线给出了官方说法。
其二,或许意味着前期的不良消化已至最后阶段。之前有报道称监管层在摸清不良底数,结合起来看,此次拨备覆盖率下调或是在不良企稳的背景下,为了敦促部分银行进一步放下包袱,勇于暴露和处置存量不良的手段。而银行在处置了不良资产后,被占用的信贷额度也能得以释放,从而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
其三,也有可能在为金融监管向纵深推进可能带来的不良反弹未雨绸缪。对银行同业、表外、资管业务的持续监管,可能会对实体融资带来负面影响,银行不良或有反弹压力;同时非标回信贷表也面临资产质量重估,给银行不良指标及资本监管施压。此次下调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一方面减轻银行暴露不良的监管负担,留出政策调节空间;二来有助提高银行利润留存缓解资本补充压力。
利好银行,提升银行估值?
监管层综合考虑“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资本充足性”三方面因素,按照孰高原则,确定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即:对风险分类结果准确性高(“不良/逾期90天以上”高)、积极主动利用贷款损失准备处置不良贷款(“不良处置/新形成不良”高)以及资本充足率高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但与此同时,(1)对于不良贷款违规虚假出表等掩藏风险情况的银行,将适度提高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2)对资本充足率不达标的银行,也不得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一行一策”可有效鼓励银行准确进行贷款五级分类,也更加真实、准确地反映银行资产质量。
下调拨备覆盖率要求是对经济信心和不良改善信心的确认。我国监管的一贯思路是,对于已经不合时宜的监管要求,会在其不是核心矛盾的时候将其取消,150%拨备覆盖率底线和2.5%拨贷比迟早需要调整,但并不会在不良风险高压时调整,“火上浇油”和“压力来临大面积松动底线”均不是我国银行监管机构的政策选项。
当前绝大部分银行拨备覆盖率均在150%以上,2018年切换IFRS9新会计准则也将进一步提升拨备覆盖率。因此,拨备覆盖率并不是当前银行面临的核心矛盾,选择此时调整,更是对“经济、不良无忧”的充分证明。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严格确认不良符合当前的政策大方向。根据2017年中报数据,上市银行“不良/逾期90天以上”平均达98.3%,同比显著提升13.1个百分点,行业整体不良认定趋严。其中,共有12家银行“不良/逾期90天以上”高于100%,18家银行高于85%。从不良处置主动性来看,共有7家银行“不良处置/新形成不良”高于90%,仅有浦发、上海银行该指标低于60%,但上海银行拨备覆盖率高达273.1%,远超150%,安全边际非常充足。
我们认为,银行不良认定更严格、资产负债表更加真实,资产质量向好的确定性趋势进一步利好银行估值提升。
文章转载自:中华合作时报农村金融

上一篇:荆慕瑶招聘丨定边最新招聘信息,总有一款工作适合你,更新至06月01日-定边之家 下一篇:荆慕瑶拆哪!丰台2018还有哪些地方有大动作?附上丰台2018棚改名单!-北青社区报方庄版

mztkn

类型:动画作品 导演:儿玉兼嗣,山本泰一郎,佐藤真人,於地纮仁 简介:电视动画《名侦探柯南》改编自青山刚昌创作的、连载于《周刊少年Sunday》上的漫画《名侦探柯南》。动画于1996年1月8日首播。